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 | 伪满皇宫

字号:T|T
2022-12-01 16:57 来源:遗产与保护研究

伪满皇宫及缉熙楼、同德殿概况

 

 

 

 

伪满皇宫旧址位于长春市宽城区光复北路5号,是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充当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时的宫廷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首批AAAAA级旅游景区,保护区面积13.7万m2,是国内现存比较完整的宫廷遗址之一,也是日本武力侵占中国东北、推行法西斯殖民统治的最典型的历史见证。伪满皇宫旧址以中和门为界,分为内廷和外廷。内廷主要有缉熙楼、东御花园、西御花园、同德殿、书画楼等,是溥仪及其眷属的生活区。外廷区主要有勤民楼、怀远楼、嘉乐殿、宫内府等,是溥仪的政务活动区。此外,还有建国神庙、植秀轩、畅春轩、中和门、洋膳房、中膳房、御用汽车库、马厩、跑马场、花窖、禁卫军营房、近卫军营房等附属设施。缉熙楼、同德殿分别是伪满皇宫建筑群中建成年代最早和体量最大的建筑(图1)。

 

图片

图1伪满皇宫博物院总平面图

(来源:伪满皇宫博物院绘制)

 

缉熙楼概况及当年建造情况

 

缉熙楼始建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由长春知府孟宪彝组织工匠兴建,作为长春盐仓的官舍。1915年后,成为吉黑盐务稽核处的办公场所。吉黑盐务稽核处与吉黑榷运局同属一个系统,但办公区域相对独立,专管吉黑榷运局的财务收支与盐务活动稽查审核。

 

吉黑榷运局原称吉林全省官运总局,设立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专管由营口向吉林运销食盐,总局地址原设于吉林省城吉林市。宣统三年(1911年)10月,该局从吉林省城移驻长春,办公地点设在长春盐仓西侧。民国二年(1913年)1月28日,奉中华民国财政部命令改为吉林榷运总局。民国四年(1915年)1月1日,经东三省榷运总局盐务署决定,吉、黑两局合并,始称吉黑榷运局。设局长1人,由原吉林榷运总局局长董士恩担任。吉黑榷运局在吉黑两省要地设有长春、哈尔滨等14个分局,并设两个缉私队进行稽查督销,是当时民国政府财政的重要来源之一。

 

吉黑榷运局旧址(图2)坐落在原长春商埠地东北侧兴运路北端的高地上,共分成3个院落。东面是长春盐仓,包括东西两院。东院是仓库区、火车专用线、办公室等。盐仓西院的西北侧是吉黑榷运局所在地,包括办公楼(后来的勤民楼)、局长公馆(后来的宫内府)等。盐仓西院的西南侧是吉黑盐务稽核处,包括南门(后来的长春门)、办公楼(后来的缉熙楼)等。

 

图片

图2吉黑榷运局及稽核处正门

(来源:伪满皇宫博物院收藏)

 

民国十五年(1926年)9月,因缉熙楼修建多年,已经破旧,不但有碍观瞻,而且逢雨必漏,妨碍办公,稽核处报告请款,进行翻修。为此,吉黑榷运局于民国十七年(1928年)3月22日专门发函,要求新建楼不得高于新近建成的吉黑榷运局的办公楼(后来的勤民楼),以免破坏建筑风水。该楼于民国十七年(1928年)3月动工重建,由吉黑榷运局建筑科设计图样及施工说明书,并委派开埠局竺光魁为监工委员,王兰亭为工程承包人,耗资现大洋5.5万元,当年10月竣工。

 

1932年2月25日,为执行日本关东军将长春设置为伪满洲国首都的决定,时任吉林省长官的熙洽命令将吉黑榷运局、吉黑盐务稽核处之全部办公区,长春盐仓之西院房屋即速让出,作为“新国家”执政府的驻地。吉黑榷运局等遂于同年3月临时迁至长春五马路于家楼大院,4月1日开始办公。1932年3月3日,熙洽、郑孝胥、臧式毅、齐王与关东军独立守备队中将森连等,聚集在吉黑榷运局院内,逐栋查看了该处的所有房屋,为溥仪确定了各房屋的用途。又在随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对各主要建筑进行了简单的维修与粉刷。溥仪遂于1932年4月4日,从临时“执政府”吉长道尹衙门迁到这里居住。溥仪在这里实际居住13年4个月零8天。

 

缉熙楼占地面积约448m2,建筑面积1036m2。青砖木结构,铁皮屋顶。地下一层,地上两层外加阁楼。溥仪搬入后,将一楼西侧作为谒见室,接待重要宾客,发布广播讲话,宴请重要客人。1937年7月25日,谭玉龄入宫后,这里便成为谭玉龄的生活区。一楼东面是服侍婉容的太监和女佣住所,前来陪伴婉容的皇族女眷也时常住在这里。二楼东侧是“皇后”婉容的生活区,有书房、卧室和吸大烟室。二楼东侧是溥仪的生活区,西北角是佛堂,旁边是理发室,再往南是书房,南面从西数第二间是卧室。阳台里面的房间是中药库。地下室西侧是锅炉房,东侧是摄影师宿舍、冲洗照片的暗室等。阁楼上是溥仪的仓库和鸽子窝,靠中间的天窗处养着一群鸽子。

 

同德殿概况及当年建造情况

 

伪满洲国成立后,长春定为首都,改名“新京”。溥仪当上伪满洲国傀儡皇帝后,日本人觉得原来吉黑榷运局的几栋房舍过于寒酸,拟在杏花村新建宫内府。新皇宫工程因为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经费紧张而停工,只完成地基部分。由于新皇宫工程浩大,难以短期完成,为装点门面,把溥仪打扮得更像个所谓的“皇帝”,让溥仪感觉到日本对他的重视和作为皇帝的颜面,日本人吉冈安直提出为溥仪修建一座宫殿,遂决定对溥仪现住所东侧进行扩建,为其设计建造一个临时宫殿,即现在这座黄色瓷砖镶面、琉璃瓦铺顶的二层宫殿式建筑——同德殿。因为溥仪怀疑日本人提出修建同德殿是要在新殿中安装窃听器,所以落成之后,溥仪并没有去居住[1]。1935年7月10日的《盛京时报》以《谋宸居之安适改建宫廷内苑》为题对同德殿的修建情况进行了记载。

 

1935年(康德二年)7月,日本关东军拟定出《宫廷内苑改造计划》。原计划于1935年9月下旬开始施工,1935年末竣工,1937年初春迎接溥仪入新议事殿理政。但是,伪满新京一到冬天土地就会冰冻,且冻土层深达1.6m,难以保证建设质量。因此,伪满国都建设局规定建筑施工时间必须限定在4月至11月之间。实际上同德殿是从1935年7月开始筹建、1936年总图设计完工、1937年4月动工,前后历时近4年,同德殿才正式交付使用。1938年11月底,同德殿主体工程竣工,又经过3个多月的内部装修,1939年2月10日正式启用,并在宫中举行了“同德殿拜观式”和“赐宴”。

 

同德殿由伪满营缮需品局营缮处宫廷营造科科长相贺兼介主持设计,施工由当时在房屋建筑方面受到很高评价的日本户田组负责。当时负责施工的工头都是日本人,日本人监工,中国人施工。施工现场的防卫十分森严,西边与缉熙楼一墙之隔,为了防止施工人员看到缉熙楼院内,搭有14m高的架子,上面挂有竹帘,以挡住施工人员的视线。施工过程中还有人各处巡逻,工人和现场人员都戴有标志,外人无法入内。内圈墙外还有伪满禁卫军巡逻,出入受到严格的检查。

 

曾多次为伪满皇宫博物院讲述同德殿建设情况的于勋治先生在1936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营造科工作。他参加了同德殿设计工作,并且监督了其施工。当时施工现场管理人员共20多人,设立了现场办公室。

 

同德殿建筑面积约3707m2,地下(锅炉房)一层,地上两层。工程造价现大洋56.1万元。在伪满时期的建筑中,其每平方米造价仅次于伪满中央银行。

 

同德殿的外墙采用土黄色的瓷砖贴面,地基石料(辉绿岩)由石碑岭采石场提供。玄关、地基外墙、一层墙裙、楼梯、台阶和门窗均采用砂岩和页岩石。所用砂岩和页岩由在净月潭以北的小河台和杨家湾之间的采石场提供。内部装修所使用的石材是四平街北部十里堡(现在的大屯镇)产的花岗石。建筑水泥和砖块由新京周边的水泥厂和砖厂提供。屋面使用的底瓦、筒瓦、滴水和吻兽等由抚顺大官屯石川制陶店烧制。

 

据1938年3月10日的《盛京时报》记载:“宫廷中新建的同德殿所需的筒瓦,已由抚顺大官屯石川制陶店于去年8月开始烧制。该瓦为圆筒式,瓦上有篆文“弌德”,滴水上有篆文“弌心”,共烧制62700块。另外还有鸱吻7个、兽头11个、腰栏6个,总共花费2万元。制造所用的原料,土为抚顺当地产,色料为日本名古屋产。现已制成大部,预计4月中旬全部完成。”同德殿整体采用当时较为先进的框架式结构,完全是用钢筋混凝土筑成,底下有地梁,钢筋的密度很大。为了达到整体建筑的牢固性,所有的钢筋接头都是焊接到一起的。正殿后面的“赐宴场”(后期改为电影厅),采用2m一个框架的形式,其他各室用模型版建造。由于各室室内高度不同,所使用的模版规格也不同,且几乎都是一次性的,因此所使用的木材量很大,从而提高了建筑造价。墙体用砖砌成,施工时采用的不是中国的沤灰法,而是日本的建筑法,用干灰浆砌砖,边砌边浇水。当时的水泥也不分号,用1:5:1的混合灰浆,即1份水泥、5份砂子、1份石灰的比例砌成。

 

同德殿的屋顶框架也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图3),上加炉灰、锯末和石灰的混合物。采用三角屋架,每个宽约1m,屋架上钉木板,上铺油纸,再抹上一层泥,然后铺上黄琉璃瓦。为防止脱落,每片瓦上都有拴瓦孔,每隔几片瓦就与铜丝拉结。屋顶的坡度在30°~45°。

 

图片

图3同德殿内正在施工中的钢筋框架

(来源:伪满皇宫博物院收藏)

 

同德殿是集办公、处理政务、居住、娱乐于一体的“临时宫殿”。无论是从外观气势上,还是在内部装饰上,在当时都是伪满洲国境内首屈一指的建筑。为了表达“满洲国”的“中”日合璧与日“满”同心同德,溥仪将该建筑命名为“同德殿”。日本人挖空心思想出在房檐的每一块瓦当和滴水上分别烧上篆书“一德”“一心”字样,就是要显示“日满亲善”,与日本“同心同德”。

 

同德殿的设施是当时最先进的。暖气和冷气都是通过同德殿墙壁内的通风管道输入,再由门窗上预留的通风口输出,使暖气和冷气能均匀地达到各个房间和走廊。采暖设备共有两种:一是通暖风,同德殿后侧有一个锅炉房,内有一火车头型两个叶片式锅炉,将空气加热后,通过管道输入;二是电器采暖,大部分房间是装有壁炉,每个壁炉里都安有2000W的电炉子,壁炉罩由镀金刻花铜片制成的。同德殿室内的温控湿度由锅炉房控制,房间里有测温仪连接到锅炉房,可监控各室室内温湿度情况。测温仪是在室门旁的地板牙子上设一个类似温湿度计的仪器,由一个导体和一个玻璃棒组成。夏天的冷气则是在同德殿内专门放置冰块的房间将空气制冷后,用风扇通过管道输入[2]。

 

同德殿进门处有一个巨大的共享厅,这就是广间,左侧为候见室,右行通过广间拾级而上,便是准备作“正殿”用的叩拜室。沿左侧走廊行走,依次是电影厅和定期谒见关东军司令官的便见室。便见室往南的暧廊内依次为中式休息间、钢琴间、英式台球间,以及按日本风俗设置的日本间。

 

二楼的房间是按照“皇帝”、“皇后”的起居室设计的,由东往西依次为“妃子”福贵人李玉琴的客厅、盥洗室、卧室,然后是溥仪的卧室、盥洗室、客厅等。

 

伪满洲国覆灭后缉熙楼、同德殿的

修缮情况

 

 

 

 

伪满洲国覆灭后缉熙楼的修缮情况

 

在伪满洲国覆灭后,缉熙楼短暂被国民党军队和学校占用后,解放后也被不同单位占驻。在1982年吉林省伪皇宫陈列馆对其接收前,它被吉林省非金属材料试验机厂占用。由于所处时代背景等原因,各占驻单位文物保护意识淡薄,只要建筑能够维持使用就不会去主动修缮,所以从伪满洲国覆灭至被接收前,缉熙楼从未进行过大规模修缮,一直处于带病延年的状态。

 

1983年3月1日,吉林省伪皇宫陈列馆正式成立了建筑修复的临时机构——基建办公室,由贾万德副馆长分管。1985年,由长春市朝阳区建筑维修公司负责施工,对缉熙楼进行了外部修复(图4)。当时,缉熙楼的四面外墙已有不同程度的断裂和下陷,其中东西侧和北门右侧最为严重,最长的裂缝近5m,最宽处为1.5cm;下陷部最大面积近4m2。维修时根据不同的损坏情况,分别进行了技术处理。对屋顶铁皮重新粉刷绿油漆,对个别窗户进行了维修。此外,还对楼内墙面、棚面进行了更换。

 

图片

图4 1985年缉熙楼修复现场

(来源:伪满皇宫博物院收藏)

 

1988年对缉熙楼进行了内部装饰复原。当时请溥仪的3个侄子——毓嵣、毓喦、毓嶦以及李玉琴到现场回忆了灯饰、墙壁等的装修样式和家具的摆放位置,并按照业务部门提供的原貌资料,对门、内墙表层、走廊及楼梯进行装饰,对墙壁进行了平整,重新裱糊了壁绢和绫子。在吉林市家具厂和省外家具厂订制了家具,在长春地毯厂订制了地毯。此次修缮是从伪满洲国覆灭到2016年修缮之前的唯一一次。

 

伪满洲国覆灭后同德殿的修缮情况

 

同德殿在解放后曾作为吉林省农业展览馆的馆舍,吉林省农业展览馆停止对外开放后,由省文化厅接收了同德殿,并借给吉林省歌舞团存放道具和服装等。1962年,伪满皇宫博物院的前身成立后,接收了同德殿,并开始进行保护修缮。

 

1963年,在获得上级支持资金后,当时的负责人之一孙绍忠开始订制同德殿用瓦,并进行屋面修缮。他第一次以在女儿墙上揭取的瓦件作为样本,到位于北京的故宫位于琉璃砖瓦厂制作了瓦件,订制瓦件到院后对同德殿北坡的瓦进行了维修更换。第二年,因瓦的规格尺寸太小造成漏雨,所以省文化厅把这批瓦从伪满皇宫调走,用于吉林市文庙的修缮。在第3年,孙绍忠又到北京故宫琉璃砖瓦厂按正确的规格重新做瓦,再次对北坡屋面进行了修缮。

 

1979年,吉林省博物馆陈列部副主任李作权和业务人员王绍中受馆里的委托,经北京故宫琉璃砖瓦厂推荐和介绍,在山东曲阜定制了一批瓦。1980年,瓦烧制完成到馆后,由时任副馆长贾万德主持对同德殿屋面进行修缮。当时未对瓦件全部进行更换,而是把旧瓦集中放于北坡,新瓦集中放于南坡。因此,当时瓦剩余很多,先是被放在同德殿锅炉房附近,后被移走加防雨棚保护。

 

1990年,衣明悟任吉林省博物馆副馆长时,与吉林省文化厅计财处负责基建并主管建设审批的李志远一起赴福建晋江,以从同德殿屋面北坡现场揭取的瓦件为样本订制了同德殿维修用瓦。这批瓦在91年到院后,他就组织进行同德殿屋面换瓦,当时南坡的瓦未动,北坡的瓦全部更换,不仅换瓦,而且把北坡木望板以上的防水油毡纸、固定板条和瓦泥全部重新做了一遍,但木望板和大木屋架未进行任何维修,也未进行扰动。

 

据王绍中回忆,他所看见的最后一次维修是在2000年左右,实施伪满皇宫复原工程时,对同德殿漏雨的屋面进行了局部维修(此说法还有待考证)。但1991年以后的维修未再重新制瓦,均使用1991年剩余的瓦。

 

 

2016年开始实施的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综述

 

 

 

 

缉熙楼、同德殿的现状及破损情况

 

缉熙楼是一座具有标准民国时期特点的建筑,也是长春市历史较悠久的、具有典型代表性的近现代建筑。殖民地建筑的被动输入,对国人而言是痛楚的见证,但也是一种建筑文化的交流,刺激了中国东北地方建筑业的发展和革新。缉熙楼建成至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地面、勒角均出现不同程度残损,基础有不均匀沉降迹象,对建筑主体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墙体多处开裂,青砖酥碱严重。铁皮油饰屋面大面积脱落,铁皮瓦及排水沟有锈蚀漏洞,雨水渗漏严重(图5)。木门窗构件松动、变形,表面油饰干裂褪色。

 

图片

图5屋面铁皮油饰大面积脱落

(来源:作者自摄)

 

同德殿是伪满皇宫建筑群中体量最大的单体建筑,是日本在中国建造的“兴亚式”典型建筑之一。其设计风格、立面造型、施工工艺、技术材料、设备配置方面都采用了在当时比较先进的做法,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和艺术性。

 

同德殿曾先后被多家单位占用,内部功能多次改变,对建筑造成一定损害,几十年来,始终没有对同德殿整体建筑进行加固修缮。同德殿的台基为水刷石面层,整体表面有污损,局部空鼓、开裂、脱落。墙体外饰面瓷砖多处脱落。屋面防水失效,檐口和檐底都有渗漏,琉璃瓦屋面多处破损,冬季不保暖,夏季漏雨,对遗址建筑主体造成严重威胁(图6)。

 

图片

图6琉璃瓦屋面多处破损

(来源:作者自摄)

 

我们有针对性地对缉熙楼、同德殿多次进行实际勘察,认为急需进行全面保护修缮。基于文物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决定对缉熙楼、同德殿进行保护修缮,并依据文物保护的真实性原则,在修缮过程中坚持完整性和最小干预原则。修缮工程完成后,将进一步发挥伪满皇宫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作用,促进长春市文化旅游事业发展。此次维修是一项功在当前、利在长远的宏大系统工程。

 

上级文物主管部门对修缮工程指导意见和要求

 

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的保护修缮工作得到国家、省市文物局高度重视,先后对保护修缮方案进行批复并提出指导意见。国家文物局于2014年5月29日下发《关于伪满皇宫及日伪军政机构旧址——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修缮设计方案的批复》,原则同意修缮设计方案,提出充实建筑安全检测内容,深化现场勘察,探察建筑物结构和地下室基础安全隐患,制定针对性的保护措施。2016年4月14日,长春市文物局对《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文物保护修缮工程开工申请报告》批复: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符合《文物工程管理办法》的相关要求,原则批准开工报告。要求严格落实工程设计方案,依据方案认真绘制施工蓝图,交文物行政主管部门核准备案,确保工程质量。禁止发生工程转包、分包现象。工程实施过程中如有变更,及时报告文物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后方可实施。省、市文物局对修缮工程全程给予指导并大力支持,于2016年10月和2017年4月两次组成联合检查组到修缮现场检查指导工作。

 

缉熙楼、同德殿修缮工程组织机构确定

 

缉熙楼、同德殿文物保护修缮工程建设单位:伪满皇宫博物院,工程项目部负责人周波。工程委托吉林省龙泰工程咨询有限责任公司面向社会公开招标,中标单位是:设计单位: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刘煜、李进;监理单位:吉林省工程建设监理有限责任公司,项目负责人宋立民;施工单位:中兴文物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李旭冉、苏月平。

 

修缮规范、修缮原则及文物保护措施

 

文物建筑保留下来的工艺技术信息是当时社会科学技术发展水平的重要体现。在对缉熙楼、同德殿修缮前,我们对原有建筑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组织施工人员认真学习《文物保护法》,贯彻落实文物保护条例,强化文明施工和科学施工意识。修缮过程中尽可能保留文物原有的信息,使文物本体的真实性、完整性得到延续。采用的材料工艺施工技术,在“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下要能看出是现代修复的。对缉熙楼、同德殿的保护修缮过程中,我们本着“尊重历史原貌”的原则,力求恢复历史本来面目,确保最大限度地保留建筑物的结构特点及满足使用要求。

 

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施工全过程

 

伪满皇宫博物院在接到设计方出具的施工蓝图后,组织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进行图纸答疑会审,解决图纸中未明确的各项事宜。施工前,项目技术班子制定了施工方案、施工计划和各种应急预案,绘制施工现场平面图,搭建施工现场临时维护设施,做好施工前的准备工作。

 

2016年5月至2017年6月,实施了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共实施台阶坡道、地面、散水、外墙面、屋面、梁架加固、勒脚、门窗、兰花御纹章、水磨石、烟囱、融雪装置(电伴热)等12个修缮项目,主要建筑材料参照伪满时期建筑样式进行原貌复制。

 

同德殿屋面经过数次修缮,屋面瓦件种类较杂,经勘察发现,虽然同德殿现存的瓦大部分为20世纪90年代更换的琉璃瓦,但存有极少量的20世纪30年代建造同德殿时带有“抚顺石川特制”铭文的瓦件“石川瓦”。为恢复历史原貌,经建设、设计、监理、施工单位共同研究确定,屋面瓦、兽吻参照伪满时期原貌复制。

 

屋面做法采用传统工艺与现代工艺相结合的方式,既有现代的防水施工做法,又有传统泥背、灰背施工做法(图7)。由于屋面囊度较小,为防止瓦面在重力作用下产生下滑,铺设跨脊镀锌铁链及钢筋,用铜丝拉结钢筋与瓦件,以确保整体屋面的安全性与稳定性。

 

图片

图7传统泥背做法

(来源:作者自摄)

 

木屋架加固采取增加杆件截面尺寸的方式,恢复了原有木屋架的受力体系。在施工前,截取样品进行取样分析,以确定木材的种类和含水率等重要信息。在施工中,对所用的木构件进行防腐、防虫及防火处理,按原木构件的材质及尺寸进行加工,聘请经验丰富的木作工人,采用传统榫卯方式进行木构件组装固定。待拼装完成后,使用螺栓和铁箍及铁扒(ba)锔进行固定,防止发生位移,增强杆件整体抗压抗弯性能,以确保屋架的结构安全与稳定性。

 

水刷石为20世纪80年代以前较常用的一种外墙装饰工艺,在当代的建筑中极少应用,满足这种工艺做法要求的石子非常稀少。为保证修缮效果,首先对原水刷石取样分析材质组成及配比,确定石子大小及种类,采用20世纪30年代伪满时期制作工艺对水刷石进行复制。在施工前制作样板,在样板表面颜色、肌理满足要求后,再进行大面积修缮施工。

 

同德殿外墙采用伪满时期最先进的陶瓷贴面技术,规格等级较高,不同位置的墙砖规格也不尽相同,墙砖型号共有8种,除正面砖外,窗口、转角处均为异型砖。将原墙砖送实验室分析材质组成及配比,并按原外墙砖的各项指标进行复制。聘请陶瓷专家进行指导,经厂家数次烧制,正面砖各项指标均与原砖有较高的相似度。但异型砖需求量过小,规格较多,多次烧制均以失败告终,最终采用将正面砖切割倒角拼接为异型砖,再用颜色相近的云石胶对拼接缝隙进行勾缝处理的办法(图8)。

 

图片

图8外墙砖完成后效果

(来源:作者自摄)

 

同德殿广间水磨石饰面由于年代久远并受各种因素影响,损坏、污染较严重。通过对破损的水磨石进行取样,分析内部石子的种类、配比及制作工艺,以此为依据寻找专业的水磨石制作厂家。为保证高还原度,走访多家采石场对石子与水泥配比多次调试,制作试样达10余次,最终试制成功,。水磨石铺贴完成后,对新旧面的衔接处进行细化处理,使新旧构件过渡自然。

 

原门窗为实腹配重门窗,均为伪满时期制作,是当时流行的一种窗型做法,内部结构较为复杂,制作精良。在修复过程中,聘请经验丰富的老车工到场,对内部构件进行现场量测,并画出内部结构草图,由于没有标准配件,所换配件必须按1∶1比例进行加工,加之钢窗年代久远,现代的维修工具无法达到维修效果,因此,维修人员根据钢窗各部位的特点,制作了相应的维修工具。

 

2017年6月至8月,实施了缉熙楼保护修缮工程,包括台基、地面、地下室加固、墙体、屋面、木窗等6项工程。屋面拆卸前搭设防雨棚,对建筑内部进行防护,避免雨水侵害。搭设防雨棚是在国内文物修缮界比较先进的做法,此方案得到伪满皇宫博物院聘请的日本建筑顾问丸田先生的指导。施工时,拆卸铁皮屋面检修木望板,重做防水层,按原形制定制铁皮屋面板,边缘部位进行压边咬合,咬合位置附加扣条,增强美观和防水效果,最后对铁皮统一刷防锈及防水油漆3道(图9)。墙体也是本次重点修复项目,对酥碱严重且影响结构安全的青砖进行剔除,按原青砖规格样式进行砍制、剔补,并重新进行勾缝处理。2017年8月31日,经过626天的紧张施工,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如期竣工。

 

图片

图9缉熙楼屋面铁皮施工

(来源:作者自摄)

 

保护文物,对已拆构件进行保护和编号

 

在施工过程中认真执行文物保护法。文物保护法第十四条规定“施工中严格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修缮保护迁移应尽可能完整地保存其历史原貌和建筑特色。在修缮过程中一旦发生“隐蔽部位与原方案不一致”的情况,不得擅自处理,必须经设计方、甲方和上级文物管理部门协商定案后方可进行施工。同时做好记录,为甲方和文物管理部门留取真实完整的工程技术档案资料。

 

对拆下来的文物构件进行有序编号、登记造册。施工人员要按计划安排施工,不得随意更改拆下来的时间、部位等信息记录。所有拆下来的文物构件登记造册上交伪满皇宫博物院文物保护部。

 

施工过程的展现、工序、材料、分部、分项

 

因为工程为文物保护修缮工程,而伪满皇宫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所以要求施工单位具备文物保护工程施工一级资质。我们在施工过程中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根据设计图纸制定周密的施工方案,经甲方、监理方批准方可施工。在施工过程中对每个分项施工过程、拆卸拆除部位和保护修缮构件文物拍照、录视频,进行影像留置,展现施工过程。材料机具按平面图布置码放,分片包干负责。根据不同施工段和材料物资变化,及时调整堆料场地的位置。进场材料必须具备送料凭证、合格证、材质证明等3项凭证。现场设立材料发放台帐,实行限额领料制度。本工程共分8个分部工程、61个分项工程。

 

工程技术特色

 

瓦面灰浆配比及实验数据分析

 

(1)掺灰泥4:6

 

(2)白灰:水泥:麻刀=3:1:0.5

 

(3)水泥:砂:氧化铁红=1:3:0.05

 

(4)水泥:泼灰:中砂:水:氧化铁红:麻刀=1:0.42:3.6:0.6:0.05:0.03

 

①经过一次冻融循环后,试样已完全损坏,抗冻融效果较差。②经过5次冻融循环后,试样外观已严重损坏,质量损失14%,抗冻冻融效果较差。③经过15次冻融循环后,试样发生轻微破损,质量损失约3.1%,抗冻融效果较好。④经过15次冻融循环后,试样发生轻微破损,质量损失约3.3%。抗冻融效果较好。通过实验对比分析得知,①②抗冻融效果较差,不宜采用;③④抗冻融效果较好,但考虑到④配比作为现代与传统相结合的方式,也将作为探索高寒地区瓦面修缮的一种新形式,同时从文物保护可逆性原则考虑,④配比形式更优。根据实验数据对比分析决定采取④配比方式。

 

寒冷地区电伴热工程实施与探索

 

电伴热工作原理就是电流通过电阻发热的原理。室外电伴热温度区间可以达到5~10℃,不会对基层有较大影响。电伴热可有效减轻冬季屋面荷载。檐沟融化冰雪并迅速排出,以防止冰溜子危及游客人身安全。电伴热本身是一个很成熟的技术,但应用在文物保护修缮工程中,尤其是在高寒地区,还是较为少见的。这也是我们对文物保护理念与技术的的一种全新探索。

 

施工质量控制、材料选样、进度控制

 

为杜绝施工中出现质量隐患,选派了优秀的项目经理、技术员、质量检查员、材料员,确保计划顺利实施。对每一部位施工流程都采取专家“会诊”制,把施工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原材料、成品、半成品材料要有出场合格证、材料质量证明、材料复试检验报告。对材料生产地、厂家影响力、信誉度一一把关,坚决杜绝不合格材料进场。

 

施工资料收集、组卷与存档

 

工程竣工文件的收集、整理、编制工作与工程施工同步进行。记载施工过程,记录发现解决问题的经过,积累管理流程经验,留存工程全貌缩影。竣工文件的厚度不超过50mm,视材料多少装订成一册或数册。册内文件按时间、重要性排序,重要文件在前,一般文件在后;计划总结在前,执行记录在后;复文在前,来文在后;正文在前,原稿在后。

 

检查、验收

 

伪满皇宫博物院对整个修缮过程高度重视,为使修缮工程质量能得到可靠保障,聘请同德殿伪满时期建设单位、日本清水建设退休建筑师丸田洋二先生为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顾问,利用他丰富的经验,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对工程质量提供了有力保证。丸田先生于2016年3月至2017年8月先后7次到现场指导工作,并对工程给予高度评价,认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出这么优质的工程令他十分震撼,这不仅在中国少有,就是在日本也可成为文物保护的成功范例。

 

伪满皇宫博物院针对保护修缮工程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和建议。施工期间组织职工和讲解员参观施工现场考察制瓦厂家,做到修缮工作公开透明,鼓励全体职工参与提出合理化建议和意见。

 

2017年6月,邀请历任老院长到现场查看保护修缮情况,并提出建设性意见。2017年8月2日,由伪满皇宫博物院、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有限公司、吉林省工程建设监理有限责任公司、中兴文物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组织4方检查自验收。8月29日,由以上四方检查对自验后的整改情况。9月1日,专门邀请省内知名文物修缮专家对工程进行检查指导,并针对专家意见,再次对工程进行整改。9月15日,由以上四方进行第四次检查整改。9月29日,由以上四方领导及相关人员,对本工程进行正式预验收。11月21日,省、市文物局联合检查组对伪满皇宫缉煕楼、同德殿文物保护修缮工程进行竣工验收,对工程给予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

 

 

工程经验及亮点

 

 

 

 

以科学及历史研究作为项目支撑

 

伪满皇宫博物院是国家一级博物馆,以“学术立院”为宗旨。在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方案设计过程中,我们充分发挥历史研究优势,查找《满洲建筑杂志》(图10)、《盛京时报》等中日文历史资料2000多万字、照片100多幅、走访历史见证人10余位,为设计方案的形成提供了充分、翔实的历史依据。

 

图片

图10伪满皇宫博物院编辑出版的

35卷本《<满洲建筑杂志>汇编》

(来源:作者自摄)

 

在施工中发现新情况、新问题,博物院组织业务研究人员查找历史资料,现场研究、比较、论证,及时、准确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断吸收最新的历史研究成果,保证了文物建筑历史原貌复原的客观性和真实性。

 

在施工过程中国家文物局及省市文物局高度重视,多次来现场进行指导,并对施工及设计提出优化意见和建议。

 

聘请日本清水建设专家为工程顾问

 

为保证工程质量,我们聘请同德殿伪满时期建筑施工单位——日本清水建设技术顾问、著名建筑师丸田洋二先生,为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顾问。丸田先生1942年生于长春,1945年回国,曾长期在日本清水建设工作。他在施工过程中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使我们解决了疑难问题,少走弯路,并对工程质量提供了有力保证(图11)。

 

图片

图11丸田先生在现场考察指导

(来源:作者自摄)

 

复制建筑构件,恢复传统工艺

 

在同德殿历次修缮中,瓦件制作效果均不理想。本次修缮瓦件、墙砖、水磨石等建筑构件按原貌定制,最大限度体现了文物修缮的“真实性”。

 

建设单位查阅大量资料,经实地考察、走访,找到伪满时期烧制“石川瓦”的石川制陶店原址抚顺大官屯,但其早已废弃。我们走访吉林、辽宁、河北、福建等地,邀请全国20余家瓦厂对同德殿修复所用瓦件进行第一次样品试烧,并选出7家瓦厂进行二次试制,最终2家瓦厂成功入围并进行第三轮瓦件样品试制。建设单位于2016年6月21日组织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召开瓦件选样评审会,由工程各方负责人担任评委,长春市财政评审中心人员、我国著名陶瓷艺术家古尘先生出席评审会。最终,吉林市缸窑镇金冠瓦厂由于生产工艺、气候条件、原材料以及试制瓦件的质地、规格、颜色等技术指标与伪满时期的“石川”瓦最为接近,加之文物修缮鼓励在当地取材并有利于地方经济的发展,所以选定吉林市缸窑镇金冠瓦厂为中标厂家。

 

在瓦件及兽吻烧制过程中,各方多次到生产现场进行检查指导,要求按照伪满时期的制作工艺、原料、规格、尺寸、重量、颜色等进行原貌复制。

 

吉林市缸窑镇号称东北的瓷都,始建于清朝康熙年间的金冠瓦厂曾经一度停产,中标后起死回生,订单不断,不仅抢救恢复了100年前的东北制瓦工艺,还成功申报了吉林省非遗项目。

 

最大限度保留历史构件

 

在施工过程中,对拆卸下来的伪满时期建筑构件分类编号。坚持“最小干预”,在原部位、按原形制使用了一部分伪满时期的建筑构件,其余建筑构件交伪满皇宫博物院文物保护部入藏保存。

 

发现遗迹及时保护研究

 

修缮过程中,发现了环绕同德殿的伪满时期下水井群、烟囱排烟通道等遗迹。我们立即报告文物主管部门派专家来现场勘查、召开论证会,委托有资质的文物修缮设计单位,编制保护修缮方案,按程序向文物主管部门报审。

 

修缮过程全景记录与展示

 

为真实地记录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给后人留下可资借鉴的珍贵历史资料,激发广大观众热爱文物、保护文物的热情,促进和推动国内近现代建筑的保护修缮事业发展,我院聘请长春电视台对修缮过程全程录制,制作了具有震撼力的延时宣传片和详实的资料片(图12);策划了《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特展》;正式出版了《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纪实》。工程虽然结束了,但研究才刚刚开始。

 

图片

图12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延时宣传片

(来源:作者自摄)

 

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文物保护修缮工程,在伪满皇宫博物院领导班子的正确领导下,在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的密切配合下,在国家、省市文物局的大力支持、帮助和日本建筑顾问丸田先生的具体指导下,严格遵循《文物保护法》的要求,创新管理、科学研究、精心施工,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最终打造出精品文物修缮工程,成为入围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终评的16个项目之一,荣获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有限公司2017年度“综合优秀奖”文物保护修缮类项目第一名,为推动我国近现代文物建筑保护修缮事业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2018年4月18日(国际古迹遗址日),由国家文物局指导,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中国文物报社共同主办的“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在北京揭晓。经过项目初选、现场考察评估和专家终评,全国仅有6个工程项目荣获“2018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伪满皇宫博物院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成功入选,这也是吉林省首次荣获此项殊荣,对于吉林省文物保护事业具有里程碑式的开创意义(图13)。

 

图片

图13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奖牌

(来源:作者自摄)

 

评审专家王树东对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文物保护修缮工程项目做出点评:“历时3年多的辛勤努力,项目团队积极创新管理、凝心聚力,消除了作为伪满历史见证的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诸多安全隐患,恢复了其昔日风貌。本项目在实施过程中注重保留中外并举的伪满建筑特征,注重施工过程中的勘察,注重专家的引导作用,注重修复工艺还原、配件选择和严格管理,注重项目过程资料的留存,勘察详细、技术方案合理、过程管理规范,总体修复效果超出预期目标。本项目团队在坚定文化自信、传承文物价值中彰显了担当精神,本项目树立了国家文物主管部门倡导的文物保护理念实践新标杆,为今后类似文物保护项目的实践提供了优秀示范。”

三亚市博物馆·公益 三亚市西河西路2号文体大楼三楼 0898-88666129
Copyright ©三亚市博物馆·公益 琼ICP备19004074号-1
  • 三亚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