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记|叶兆言:参观水会所城遗址的挖掘

字号:T|T
2021-04-29 11:15 来源:海南省博物馆

 专题|《海南日记》——文学名家写海南

叶兆言

2021年4月26日星期一

琼中,水会所考古遗址,儋州洋浦丽思顿大酒店


叶兆言

 水会所城遗址位于琼中黎母山镇大保村委会水上市村,2008年,遗迹被列入琼中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记者 钟圆圆 摄

晚上睡不踏实,断断续续都在想苏东坡。天生小说家,喜欢胡思乱想,在意的都是不太靠谱的事,全是琐碎细节。大家都知道苏东坡乐观,“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毫无疑问,我们所知道的那个乐观的苏东坡,刚来海南时非常不开心,现实又是那么糟糕,他的痔疮犯了,应该是很严重的一次发作,因为严重,这事竟然有很多文字记载。

苏东坡身边的女人都不在了,年轻时 “十年生死两茫茫”的发妻王弗,《后赤壁赋》“归而谋诸妇”的“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的续弦王闰之,还有“知我者朝云也”的侍妾朝云,都死了。刚到海南的苏东坡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痔疮严重发作,为此都害怕见客。陪在身边的只有小儿子苏过,他不止一次说过,到海南先买棺材,再置坟地,完全是准备葬身海外的绝望心情。

三年后,苏东坡的心境完全改变。他爱上了海南,已舍不得离开海南。昨天在“琼西官道”上的古驿站,看见他离开海南前的一首诗,《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今天的计划是去看考古,参观水会所城遗址的挖掘,地点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黎母山镇大保村委会的水上市村。根据历史记载,水会所城是明代万历二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600年,平定马矢叛乱后所建,全称为“水会守御所城”。

光把这几个字弄明白就不容易,水会所城说白了,就是屯兵的兵营城堡,所谓“周围三百七十五丈,横阔七十二丈,启门三,东东安,南南平,西西安,上建楼四”,这数字也是从《琼州府志》抄录,究竟多大,大家可以自己推算,反正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考古是件极其辛苦的事,今天象征性地参与了挖掘,试了试著名的洛阳铲。据考古所的专家介绍,通过初步考古,基本上摸清楚了城址的结构布局,以及当时的修筑方式。城堡是长方形的,拐角处为弧形。有东门南门和西门,目前西门已遭破坏。东城墙基本保存完好,南城墙略有残缺,北和西城墙破坏比较严重。城墙用泥土构筑,用石块堆砌作为护坡,城外有环绕的壕沟。到目前为止,采集到了石柱础,石碑座,砖瓦等建筑构件,还有明代晚期的青花瓷片和铜钱。

水会所城是海南岛保存较完好的明代古城之一,具有极高的学术研究价值,为研究明代卫所制度,海南岛古代城址的发展历史,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证据。作为一个外行,当然只能是看看热闹,听听介绍,感受一下考古人员的艰辛。隔行如隔山,对于水会所城,我大约也只能说这些。

今天的媒体上有一条新闻爆款:

三亚发现古墓葬群!是海南迄今为止发现的面积最大古墓葬群

 

一起用餐的考古所王老师,作为省里的专家刚从三亚鉴定归来。据王老师的最权威叙述,当事者完全是非法行为,胆大包天,用现代化的挖土机,进行了最野蛮挖掘,幸好当地村民报警,要不然这些古墓,很可能被盗被毁了。

三亚博物馆 三亚市西河西路2号文体大楼三楼 0898-88666129
Copyright ©三亚博物馆 琼ICP备19004074号-1